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观点

李扬:降低杠杆率唯一出路是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

发布日期:2016-2-22 12:04:34    来源:凤凰财经综合

 

    2月19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在北京召开。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主任李扬就杠杆率问题进行演讲。李扬认为,去杠杆的对策,分为“分子对策”和“分母对策”。
    分子政策有三点,一是偿还债务,尤其是出售资产偿债,但是任何减债方式都有紧缩作用。二是债务减记,但会打击市场信心,导致信用萎缩。三是政府或央行承担债务,这条对策短期可行,但长期风险巨大。
    分母对策就是努力扩大GDP规模,这虽不像分子对策那么立竿见影,却是不伤害经济健康的治本之道。发展直接投资,也可以为经济总体中单个经济主体降低杠杆率做出贡献。作为国家总体,降低杠杆率的唯一出路只能是在控制债务增长的同时保持中高速的经济增长。
    以下为李扬演讲全文:
    五中全会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指出要降低杠杆率。一个月左右中央经济工作会重申这个要求,五件事,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产能、补短板,去杠杆是很重要的。
    我认为分析大事情需要有合适的框架,这个框架上就是资产负债表。有了资产负债表,我们能非常系统准确的刻划负债和杠杆,我们能准确知道这些负债用作什么,进一步我们知道这样的负债是不是会引起债务危机,所以必须要在资产负债表上进行分析。我们编了中国12年的资产负债表。
    现在的杠杆率实际上是借用的,在这个状况下,它是非企业的经济主体,它的杠杆是指这些非企业的经济主体债务与名义GDP的比。危机以来中国国家负债率在上升,这些指标非常清楚的告诉我们,国家负债率上升,与全球危机蔓延和国内经济下行密切相关。这个图非常概括刻划我们国家从1996-2014年,杠杆率的变化。
    加入WTO之前我们国家杠杆率是上升的,加入WTO到本次全球危机这一段杠杆率稳定而且下降,危机以后,特别是09年杠杆率逐渐上升,表明危机对于杠杆率的变化产生非常大的作用。
    本来中国居住杠杆率是很低的,这几年的措施,住房、汽车消费、用品消费,鼓励借债,所以中国有了负债,杠杆率开始提高,稳步提高也是09年以后,09年之前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是很平的。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上升是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事情。因为在中国,企业出问题,一定是银行出问题,银行出问题,一定连带财政出问题,财政出问题,一定意味着整体经济出问题。杠杆率从08年的98%,提升到2014年的149%,增加是非常快的。我们做了国际比较显示,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水平在所有比较国家最高。中国杠杆率如果有问题,主要是非金融企业。
    政府部门杠杆率的变化是比较稳定的,我们标出2009年,但是没有特别明显的倾向,但是它告诉我们,政府部门杠杆率不断提高可能是一个趋势。
    我们研究的优势,讲了负债以后,看看资产。两个口径,一个是宽口径,所有能算的账都算上,再一个是窄口径,扣除不具有流动性的资产,只留下高度流动性的资产,宽口径中国资产是253万亿,窄口径是28.5万亿。我们探讨怎么去杠杆,杠杆既然是率,率就有分子和分母,我们可以用分子和分母找出一些对错。
    分子上,偿还债务是正道,出售资产偿债。都出售资产偿债,资产价格急剧下降,债可能越偿越多。我们有一个例证2014年末全球债务是199亿美元,57万亿是危机以来发生的。去杠杆成为目标以后,杠杆率在迅速提高。因为去杠杆是很强的经济,稳定经济危机不可能容忍这个的,经济稳定和去杠杆之间,当局一定取经济稳定,一边喊去杠杆,一边杠杆提高。
    第二个是减记,可行性存疑。
    分子对策,政府或央行承接债务,短期可行,而且可能是唯一的出路,长期风险非常大。如果由政府承担,未来税收负担会加重,如果增加政府债务方式筹资,政府债务会不断积累。央行承接,扩张其资产负债表,效果非常明显,未来某个时候要收资产负债表,美国量宽退出告诉我们,量宽退出可能比量宽更痛苦,目前美联储和世界银行都面临这个问题。在分子上有政府、央行承接债务,是迅速稳定形势的措施,可能是唯一的措施,但是我们采取这个措施的时候,要考虑它有很长时期的负作用。
    分母对策,分母是GDP,增加GDP是根本的措施,前提是不伤害经济增长。保持一定水平的增长速度,同时控制债务增长速度,是降低杠杆率的关键所在。发展直接融资,可以为经济总体中单个经济主体降低杠杆率做出贡献。作用国家总体,降低杠杆率的唯一出路只能是在控制债务增长速度的同时保持中高速的经济增长。
    我们的结论就是去杠杆是一个长期曲折的过程,古典危机中去杠杆通过银行倒闭,金融市场狂泄、失业率上升等极端形式在短期内集中爆发完成的。在现代经济条件下,特别是在经济广泛类金融化等情况下,去杠杆将是一个极为缓慢、曲折波动的长过程。核心问题在于去杠杆和保持适当增长速度存在着矛盾。要在两种间保持某种平衡,殊非易事。在经济增速下趋势未得扭转的背景下,保持适当速度会成为当局的首选。虽然去杠杆关乎经济长远健康,但在短期内肯定会被牺牲。危机持续过程中设定去杠杆的任务,核心的意义在于提醒全社会不能迷失方向,不能过度依赖需求方调控,需要供给侧合理安排去杠杆的路线图。
    还有结构性的问题,期限错配问题,地方政府资产量很大,但是负债集中在短期,所以期限错配问题非常突出。对于我们整个国家来说,整个中国和对外来看,我们资本结构是很大的问题。我们中国是净投资头寸国家,我们和美国的情况完全相反,美国虽然是净债务国家,但是对外的收益是正的。我们需要重视这个问题,但是不要以为它能很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