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金融时代”沙龙成功举办

发布日期:2013/3/25 15:19:28

 

    2013年3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陆家嘴研究基地、上海金融业联合会和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共同举办了“金融时代”沙龙。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陆家嘴研究基地秘书长殷剑峰博士,发表了题为“关于我国财政金融体制改革‘顶层设计’的思考”的主旨演讲。
    殷剑峰博士围绕财政分权的理论与我国实践,以及金融发展理论和分权实践两个方面,在对财政分权理论和金融发展理论进行介绍的基础上,着重就我国财政体制和金融体制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剖析,并提出了财政金融体制改革的方向。
    第一, 财政分权的理论与我国实践:无形之手、援助之手和攫取之手。关于财政分权理论,存在基于“无形之手”的第一代财政分权(公共财政)理论和基于“援助之手”的第二代财政分权(“增长型”财政)理论。第二代财政分权理论在中国的实践存在局限性。我国地方财政在分税制前为“企业财政”,在分税制后转型为土地财政(即经营土地),并经历了基于开发区模式和基于住房市场土地财政的两个阶段。基于住房市场的土地财政,正在从“援助之手”转变为“攫取之手”。通过区分增长型财政和公共财政在支出方面的重要差异,并对地方政府予以财政体制之外的约束,包括投资体制的项目审批制和金融体制中的金融约束,可以防止政府变成“攫取之手”。
    第二, 金融发展理论和分权实践:攫取之手、无形之手、援助之手。关于金融发展理论中的金融压制论和金融约束论,从另一角度折射出政府在金融发展过程中,从“攫取之手”转变为“无形之手”,再演变为“援助之手”的历程。需要强调的是,金融约束与金融压制存在根本不同,金融约束可以防止政府变成“攫取之手”。1994年后,中国确立了金融约束体制,通过金融约束,控制了货币超发、信用膨胀和通货膨胀。但是,2003年以来,出现了金融约束弱化和金融分权倾向。
    第三, 当前财政/金融体制的问题和未来改革方向。财政体制改革和金融体制改革相互依赖,并互为推进。没有财政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不可能成功;反之,没有金融体制改革,财政体制改革也将步履维艰。在财政体制改革方面,建议其一,从增长型财政下的分权迈向公共财政下的分权;其二,将改革的重点放在财政支出的重新分配上;其三,中央财政应该首先承担全国统一公共品供给的责任,并通过提高要素的流动性约束尚未转型的地方政府;其四,继续推进省以下的财政体制改革。在金融体制改革方面,建议其一,从金融约束体制下的分权倾向转向金融市场化体制下的集权;其二,从宏观经济型、资源配置型、结构型的监管转向谨慎型、组织型和保护型的监管;其三,重新设计“条条”的架构,避免“条条相争、块块得利”;其四,金融市场化改革要以财政体制改革为前提,在地方政府尚无约束的情况下,金融约束是必要的,不能过快推进自由化;其五,金融市场化改革要为财政体制改革服务,为硬化地方政府约束,应该限制银行对地方政府的贷款,让透明的债券市场成为地方债务融资的渠道;其六,必须注意内部改革和对外开放的先后次序。
 
 
(图为殷剑峰博士主题演讲)
 
 
(图为沙龙现场)
 
 
(图为左学金所长在互动环节提问)